笔趣阁

繁体版 简体版
笔趣阁 > 偏渡明月 > 第12章 江十一

第12章 江十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沈鸢闻声掀开马车遮挡的帘子,然后三步并做两步跳了下来。

果然,马车的车轮陷进了一个狭窄的水坑里,驾马的小厮用力用手中的缰绳抽了两下前面的马背,骏马哀嚎两声,尝试脱困,却还是重重落回水坑。

小厮脸色不太好的对沈鸢道:“姑娘,走不了了。”

其实,沈鸢对去参加什么所谓的赵淑荣的生辰宴并没有兴趣。

可是她毕竟寄人篱下,就像沈芝说的那样,在这个人命不值钱的时代,她一个满身罪名的庶女,沈家随便打发一下,沈鸢就小命不保了。

所以,沈鸢知道,即使这趟赴宴是沈芝有意给的难堪,她也要去。

况且,沈鸢自己也有了非去不可得理由。

正在路边发愁,不远处有另一驾马车驶过来。

马车金玉做鼎,车身的车架都是上好的金丝楠木,马车的车帘是金丝绸缎缝制,远远一见,就贵气逼人。

沈鸢思索片刻,还是鼓起勇气上前拦下马车上驾马的随从。

“请问......”

马车上的小厮“吁”的一声拉停骏马,马蹄猛的上扬,堪堪停在原地。

小厮侧过头朝里面说说明情况:“爷,是个姑娘。”

话落,里面的贵人伸出一只修长的手,微微掀开车帘。

那人生的丰神俊朗,小麦色的肤色呈现出健康的痕迹,他眉眼舒朗,鼻梁高挺,轮廓仿佛被神明精心描绘过一般。

与梵月向来的温润疏离不同,他看人的目光直接又坚定,眉眼带着令人亲近的笑意。

只见他穿着一身玄色锦袍,荡开眉间的笑意问道:“姑娘可是遇见麻烦了?”

沈鸢回过神,微微福了福身,这一套还是谢芸音教她的,见人打招呼要先学会行礼。

“请问公子可是要去赵府?小女”,说着沈鸢侧头下巴朝自己掉入水坑的马车扬了扬继续道:“小女的马车被困住了,还请公子捎我一程。”

那人不说同意,也不说不同意,一双晶亮的眸子燃着几分痞气,他挑眉“哦?”了一声,问道:“那你又如何得知,我是要去赵府呢?”

沈鸢抬起头与他对视,唇角也勾起一抹得体的笑意:“公子的马车不凡,一看就是出身钟鸣鼎食之家,这条路是赵府的必经之路,今日赵二姑娘生辰礼,京都城里的世家都在受邀之列,所以小女便斗胆猜测一番。”

闻言,那人忽的笑出生来,声线爽朗干净,像春日的风,冬日攀上的阳光,叫人听了和煦。

“我喜欢跟聪明人说话。”说着那只修长的手放下车帘,良久,车内人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阿东,还不请人进来,春日寒凉,叫姑娘受冻,可不是君子所为。”

阿东应了声是,立马从车上跳下来,搬好马凳,然后躬身侧在一旁道:“姑娘,请。”

沈鸢也没扭捏,顺着马凳爬上了车。

掀帘入内,那人正好整以暇的坐在中央似笑非笑的看着沈鸢。

沈鸢再一福身,然后在侧面寻了位置坐下,道了声谢。

“多谢公子。”

“你是沈家那个出了名的姑娘吧?”

沈鸢愣了一下,没否认:“是,小女沈鸢,不知如何称呼公子?”

那人似乎对自己的名字有所犹豫,想了一下才道:“沈姑娘可叫我......江十一。”

“江十一?”沈鸢齿尖轻轻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,低下眉眼试探道:“好像不曾在哪个世家听过这个名字。”

这话若是被旁人听了,无非就是一个意思。

你挺不出名的,我都没听说过。

但自称江十一的公子却是没所谓的耸了耸肩,然后狡黠一笑:“和你一样,我在家也不大讨喜。”

沈鸢一下明白过来,毕竟是繁华京都,到处都是世族大家,世族中最不差的就是密辛。

这种看上去很有钱很有身份的公子哥,还被取了个很没有水平的名字,想来比自己的境况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所以最终沈鸢也只是低低的“哦”了一声,而且还很是好心的安慰了一句:“没事,不讨喜也有不讨喜的活法。”

江十一似乎很受安慰,眉眼中都溢满的春风般的笑意:“是,沈姑娘通透。”

接着一路无话,沈鸢本来也想着,好歹别人帮忙捎了自己一程,于情于理都不应该冷场,可一睁眼那人就一脸笑意的盯着自己,饶是沈鸢这种脸皮厚的都被盯得面色泛红。

临近下车的时候,沈鸢实在对身上那道灼热的视线忍无可忍道:“江公子,你在家里不怎么样,我在家里也不怎么样,我们两是没有好结果的!”

江十一像是听见了什么巨大的笑话,笑的花枝乱颤,本就俊俏的脸上浮现几分玩味:“沈姑娘很有意思,只不过我在好奇。”

“好奇什么?”

“你说都有胆子爬床了,怎么连跟个男子对视都不敢?”

好烦!

就因为被原主害的差点爬上赵清平的床,沈鸢就要被这个世界的人蛐蛐一辈子。

沈鸢内心仰天长啸:我难道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这事儿了吗?

即便如此,沈鸢还是堆起了敷衍的假笑,一字一句道:“那时候小,不懂事,现在大了,知道要脸了。”

江十一止住笑:“可是这才过去一月不到吧?”

沈鸢恨得牙痒痒,但是面上的假笑还是继续:“梵月法师道法高深,经他点拨,我如见如来。”

“是吗?”江十一有意拉长语调:“那我改天也去找他取取经。”

“你也爬床了?”沈鸢下意识的嘴贱。

江十一“嘶~”了一声:“下次说点我爱听的。”

这一来二去,两人的氛围莫名融洽起来。

江十一这人,看着洒脱,而且眼神明媚,一看就是个赤诚阳光的人。

沈鸢大学的时候暗恋过隔壁系的一个学长,江十一很像他,沈鸢甚至在想,如果江十一生在现代,那应该是个在篮球场上狂奔的热血少年。

“爷,赵府到了。”

阿东的声音从车外传来。

沈鸢起身就准备下车,又感觉到身后人纹丝不动,狐疑的回头:“你不下车吗?”

江十一气定神闲的打开不知道哪里来的一把折扇,很是帅气的在胸前晃了晃,然后道:“让人知道你我孤男寡女共乘一车,你在家也不怎么样,我在家也不怎么样,我们在一起是没结果的。”

好阴阳的人!

沈鸢无语的翻了个白眼,下车前皮笑肉不笑的朝他道:“春日寒凉,叫公子受冻,倒是这把折扇的不是了。”

说着,沈鸢就很大声动作的下了车,江渡闻言看了看自己的折扇,忽的无声一笑。

好记仇的小丫头。

沈鸢亮了请帖,立马有小厮领着进了门。

刚一入门,沈鸢就被一只手拽到了一侧,下意识想要“啊”的叫出声,谢芸音的一张脸非常清晰的凑过来:“别嚎了,是我。”

沈鸢震惊的看向谢芸音,好半天才认真劝道:“我知道你很讨厌赵姑娘,但这好歹是人家十八岁的生辰礼,你在她生辰礼上绑架人,还是不太行的。”

谢芸音冷哼一声:“我要是想绑架人,我直接绑架赵淑荣也比绑架你来得强,把你绑了应该对这个宴会上的人没有任何影响吧?”

“你说话好难听。”沈鸢无奈的叹了一声:“好惨的沈姑娘。”

“别闹了,你长姐和母亲刚刚才进去,这会儿正与赵夫人一来一去聊的火热,你要是现在去,保不齐要被针对一番,这样你先去后院,晚点找个没人注意的口子就说身体有恙,跟你母亲招呼一声,我在后门等你。”

谢芸音一边交代,一边眼神乱飘,生怕别人发现,像是什么秘密接头一般。

沈鸢点点头:“郑夫人呢?安排好了吗?”

谢芸音一脸得意,道:“早安排好了,我前日去赵府,正碰上郑夫人封了银子要来万佛寺找你,我直接帮你推了,说你近日需要点化百段姻缘,她一下就说自己有好几个世侄女都想测下姻缘,但是姑娘家抛头露面总归不好,今日赵府宴席,大家都会到场,不如请你跟着她来趟赵府,也算全她一点心意。”

“好,不过我还是得先去敷衍一下我那母亲和长姐,他们叫我来就是找个乐子,找不到乐子,等下不能轻易放我离开。”

谢芸音点点头,临分开还是不放心的叮嘱一句:“若是他们欺负你,你叫一声,我来帮你,反正我也是个出了名的泼皮无赖,他们拿我没办法的。”

沈鸢一瞬间心脏软了一块,来到这个世界,好像只有谢芸音是真心待她好。

这样的氛围,随便拎出个人物都是开罪不起的,谢芸音的父亲虽然是威烈将军,可在这种席面上得罪各大世族也绝不是明智之举。

但是沈鸢不想拂了她的意,所以还是重重点头:“知道了,别担心,我能应付。”

赵国公家是世袭的勋爵,从祖辈起就是这京都的三公之一。

如今虽然赵国公已经没什么实权,但这世袭的爵位,也是很多普通世族逾越不了的鸿沟。

再加上赵家长女如今已是当今圣上的柔妃,长子又要与当朝太傅的嫡女行秦晋之好,可谓是风光无限。

所以彼时的整个赵府都是热闹的喧嚣声。

赵府很大,亭台小筑,水榭楼阁,多的数不胜数,今日是大宴,难得的没有设防,男子女子少见的可以同席,所以眼见的女子各个打扮的绮丽貌美,男子也是英姿豪迈。

说是大宴不设防,可是大家彼此都清楚,所谓的不设防就是找一个机会,叫还未定下的世家男女互相相看一番,若是互相看对眼了,又门当户对,回去的第二日便可提亲了。

封建社会的婚姻就是这样,不谈感情,只谈利益,或者......合适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